Artemis

暗中观察……

【巍澜】恭喜生活喜提我的狗命

可爱哭😂😂😂😂

芝麻黑心汤圆:





[汤圆目录]




【原著向】


“热啊热!”从外面回来的大庆往特调处的沙发上一瘫。“要命了真是!”



“你又不是狗,吐什么舌头!”祝红回过头白了眼跟靠垫一个体型的肥猫。



“龙城的天啊!36度了!”林静给大伙儿递上了冰饮料。



“我可不热。”祝红拒绝冰可乐。



“你一条冷血动物怎么会懂我们的痛苦!”大庆煞有介事地摇头晃脑。



“再喊我冷血动物就扒了你的皮让你凉快一下!”祝红恶狠狠瞪着大庆。



路过的郭长城差点被绊倒。“红姐,尾巴出来了。”



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一激动把尾巴甩到了过道中间,祝红仰着脖子一脸不屑地把尾巴嗖嗖收进长裙下。



“这条命都是空调给的!”林静感叹。



特调处经费充裕,冷气够足,冰饮持续供应。



“你们不该感谢感谢我吗!”在办公室窝了半天补眠的赵云澜摸了出来。



“感谢感谢!怎么能不感谢你!”尊严?不存在的。林静这个酒肉和尚早就成了有奶就是娘的典型。



大庆认为自己一只猫都比他有骨气。



白天没案子,赵云澜这个不靠谱的处长率先起头,把大家凑了一桌,打起了扑克。



“你们有没有点出息!这都赖账!”赵云澜不愧是混混中的大人物,这扑克也打得风生水起,特调处的一帮人里还真找不出比他厉害的。



“你是领导!能不能有点领导的样子!”大庆肉疼他的钞票啊,一下子就出去了好几百。



“领导带头聚众赌博多不好啊。”同样惨败的林静也开腔帮忙。



但赵云澜是什么人,哪里那么好打动。“领导怎么了?领导也是人啊!领导也缺钱啊!领导也要养家糊口的!钱拿来!”



“切——”一堆人鄙视地看着道貌岸然的赵大处长。



也不知是不是输钱输得燥热,林静发现自己都开始冒汗了。“小郭,空调再打低点!”



“诶!”一直只在边上围观的郭长城立刻跑到门边去调中央空调的温度。



“这......”



“磨磨唧唧的干啥呢!”祝红把手上的牌丢在桌上,用尾巴游着过去看郭长城在干嘛。



“红姐......这好像是没电了?”郭长城已经按了好几下都没点反应。



“胡说八道!这灯还亮着呢——”大庆的话音还没落下,头顶的灯泡就集体罢工了。



楚恕之还摸着手里的牌,头也懒得抬起来,“不是有备用电源吗?去打开呀。”



大伙儿一想到备用发电机,心里的石头顿时就落了地。



林静灵光乍现,然后抖了一下,语气微弱地说道,“发电机前两天崩了......”



“不是让你赶紧找人去修的吗!”这牌是打不下去了。赵云澜劈头给了林静一个脑崩。



“我这不是被你扔去帮你家沈教授——”林静的话接不下去了。因为看到赵云澜黑着的脸和明显一副我扣你工资的惯用表情。



“要不去看看还能不能抢救?”



等看到备用发电机后,大庆恨不得呼自己一巴掌。这要怎么抢救?!谁能告诉他发电机怎么就变成两半了?



上回抓捕厉鬼人人有份的几位,例如林静、楚恕之、郭长城,都闭紧了嘴巴。还有始作俑者赵云澜,心虚地摸了摸鼻子。



完蛋了!吾命休矣!



外面毒日炙烤,空气都翻涌着热浪,很快冷气就慢慢被加热,特调处阴凉不再。



“我感觉自己像在蒸笼里。”祝红终于不提意见反驳了。谁规定蛇不能怕热了!品种还不一样呢!



哀鸿遍野。



林静把冰箱速冻格里结硬了的冰块都搬出来放在桌边了。



“热啊!”大庆一动都不想动。它肚子下面的猫都快黏在一起了。



“电什么时候才能来啊?”



赵云澜放下电话,有气无力地往椅子上一躺,“有个傻子把前面路口的电线杆撞了,线被树枝挂断,抢修估计得好几个小时。”



一群人恨不得问候那个撞杆子的傻子几百遍。可远水解不了近渴!



“把汪徵和桑赞叫出来!”灵机一动的大庆激动地翻了个滚。



“对啊!”林静觉得可行。



祝红已经开始拉窗帘了。从汪徵那回自己白天跑出来后,特调处就换了厚帘子遮光。



为了自己凉快无所不用其极的一帮人。



大家围着桌子,一脸无语。



汪徵和桑赞就站在他们中间,可是冷气出来的范围非常有限。



“不是,鬼不都会放冷气吗?”想起他们每次去抓,都跟自带特效一样整个房间冒着凝实的白烟。



“可我们已经被镇魂令收入了,不算孤魂野鬼,这冒冷气的事,也就做不太来了。”汪徵也很无奈。毕竟大家对她寄予厚望?



充其量就是个加水的小电扇,还只能一对一。



怎么办呢?



正在此时,赵云澜的电话响了。



瞧他那副春风化雨的表情,一看就知道是沈巍打来的。



“你这么快?”



“不不不,你别来了。我们这儿断电呢。”



“来来来来来!”忽然窜出只大庆猫,动作矫捷,一下就趴上了赵云澜的肩膀。



“死胖子!快下去!脖子都被你压断了!”赵云澜一只手抓着手机,一只手把大庆拉下来甩到地上。



“天然空调啊!赵云澜你个猪脑子!”大庆激动地在地上可劲地打滚。



空调?反应过来的赵云澜不经一脸黑线。吃了熊心豹子胆了!斩魂使敢当空调用!



可也总有群众胜利的时候。



沈巍要不用交通工具,那来得叫做一个迅速。



人未至,气温已经降下来了。从幽冥之地带出的暗香味迅速包围了整间屋子。



一身黑袍,腰间别着斩魂刀。沈巍除非有事才会如此打扮。但此时被一群人眼巴巴望着,他只是轻斥了一句,“胡闹!”



“救命恩人啊!”



随着沈巍来特调处的次数越来越勤,众人对斩魂使的敬畏之心好像慢慢退却了。这还得归功于他们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赵处。每天在特调处公然调情,日日狗粮不断。每天看着斩魂使脸红羞涩手足无措的样子,特调处众人只想呵呵。



斩魂使不愧是来自后土之下的大煞之人,冷气足得大伙不约而同抱上了空调被。



“你过来点。”赵云澜招呼沈巍。



一张沙发的距离能有多远?沈巍非得坐在最角落的地方。



人巍然不动。



山不就我,我自就山!



赵云澜自己提起屁股往沈巍边上蹭。



“我身上寒气重。”沈巍拒绝。



“我火气猛啊!”赵云澜哪里是一句话能劝服的人。



“你——”不管过多少年,自恃君子的斩魂使都不可能说得过万花丛中过的老流氓赵云澜。



整个人都靠在沈巍身上。黑袍终年带着无边的寒意,沈巍猛地挣扎了一下。



赵云澜抓住他的手,“消停点吧。我已经不算是人了。”



这叫什么话!窝边上的大庆回过头来瞟了眼。



“我现在是完整的昆仑君。”没人比赵云澜更懂沈巍的弱点。



沈巍不动了。不戴面具的脸却也没有笑意,嘴巴抿紧,一言不发。



“生气了?”赵云澜乐呵呵地把脸凑过去,跟沈巍贴在一起。“我就要跟你黏在一块儿,你不让都不行。”



沈巍侧过头,看着赵云澜认真的眼神。



“我每分每秒都在想你。”



围观群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

“今晚让我一次?”赵云澜亲昵地在沈巍耳边悄悄说。



沈巍忽然冲他笑了一下。



夭寿!



你干什么都对!



瞬间被美色吸引的赵处再次忘记了自己的人生准则。



上下重要吗?有沈巍重要吗?



没有!不存在的!



沈巍说什么是什么!



大庆表示自己再也不要回家了!那里已经失去了家的温暖!只有一对不要脸的死基佬!



生活啊!恭喜你喜提我这条单身狗的性命!



啊呸!



单身猫!



评论

热度(1355)